© 十二步夺
Powered by LOFTER

Evak+Nicotino「意大利都市传说」

Martino在身后那只吸血鬼小心翼翼的停自行车时,抬眼打量这栋三流恐怖片标准违章建筑,在一个缺乏照明的环境里,混凝土构建出来的远近距离变得模棱两可,那房子的轮廓,棱角走向都有些难以分辨。而风在他背上的兜帽里呼噜呼噜响,一团锐利的黑披风随之在他身侧轻轻擦过。于是Martino突然注意到,他身上这个床单一样的白斗篷在夜里几乎让他闪闪发光。他在脑海里预设,如果对面的山坡上某棵灌木里就窝着一个狙击手,那他还有几分钟能活。

老实说他不太能分辨Niccolo把他带到了哪里,他抿抿唇角,四下看了看,呼出口气。这一路上Niccolo的黑披风都和他的脸过分亲密了。

他不会在意它被偶尔吹起时拂过他的脸的,好吧,起码Martino一开始是这么想的。但事实上,在“偶尔”的范畴延长到“一直”的过程中,他都在坚韧不拔地跟空气斗智斗勇,紧接着被大自然的力量惹恼,想也没想伸出手,在被风吹起来的小鼓包糊到自己脸上之前把它给摁下去,他的掌心隔着披风和Niccolo的白衬衣按在Niccolo背上,Martino想,几乎可以摸到一些体温,他被这些信息吓了一跳。从掌心周围逃逸的披风随着风呼啦呼啦聒噪的响,而他听到,他保证,Niccolo刚刚笑了。他没来由地想跳车逃跑,就像电影里那样帅气又凶狠地落地,在马路上滚两圈,爬起来在枪林弹雨里掉头就跑。

而那些披风还在欺负他。

也许我可以少想一些直接抱住他,这样那个披风就没法为虎作伥。超级特工Martino先生奔跑着,一个侧身闪到墙后躲过爆破。

“你可以抱住我,Marti。”Niccolo的声音远远的飘下来,超级特工Martino先生在他的幻想里瞬间中枪倒地。

让我们为他默哀三分钟。

“Marti——”Niccolo摇着车把手晃晃悠悠。而Martino下定决心装作风大听不见。他觉得他的脸在Niccolo的披风里得到平静,甚至暖暖的还有点贴心。

所以为什么不是他来骑车。

他问天问大地。

“Martino——”

别说话,Martino先生需要默哀。

·

Martino甚至觉得刚刚穷追不舍的Renato就是一开始蹲在灌木里的狙击手。不,不对,他都不叫Renato。好吧,他承认他棋逢对手了,在满嘴跑火车的方面,Niccolo天赋异禀。

他还在喘着粗气,走在一条过于荒凉的路上,Niccolo也是。可能是他们两个都湿嗒嗒的缘故,Niccolo或许是怕他们从车上摔下去,然后鼻青脸肿的被抓到。于是一直以来的追逐战时间里,他们唯一的交通工具就从没起到交通作用,事实上,它一路发挥着BGM的作用,它的车踢应该是松掉了,他俩一路跑一路听着它“咄咄咄咄咄咄咄”地磕地。Renato追着追着就没在追了,但Martino发誓,只要他愿意追,他们跑得掉就真是有鬼了。他知道Niccolo会弹钢琴,尤克里里,也许还会弹班杜拉琴。但是他不会弹车踢。要么就是泳池里掺了假酒,要么就是他脑子进水了才会觉得自己能用推着车奔跑的速度和力度,控制车踢“咄咄咄咄咄咄咄”的节奏。现实很残酷,“咄咄咄”说它不要被人类驯服,吸血鬼也不行。

Martino甚至不知道面对Niccolo突然的悲伤是该安慰他还是直接打他一顿。

Martino决定聊聊天气。

紧接着他听见Niccolo打了个喷嚏,他看着那只湿嗒嗒的吸血鬼用一只手扶着车把手,笑着披上还算干爽的披风,它盖住他湿透了的白衬衫,虽然干衣服套湿衣服也是一种奇妙感受,但Niccolo还算满意,他眨眨眼,正把团成一颗球,乱七八糟的白斗篷一股脑堆到Martino头上去,再不厌其烦地用一只手从布料里寻找Martino的头。

“Marti。”在Matino整理自己乱得不能再乱的头发之前,Niccolo狐疑地收起了笑容,“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?”他把单手扶着的车停下来,支好那个咄咄咄个不停的车踢。小心放开手,车子倒在地上。Martino差点笑出声。但很快他也听到了,Niccolo说的声音,是忽快忽慢的脚步,来自前面那个转弯。然后一些听不懂的语言响了起来,Niccolo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站到了Martino侧前方,后者疑惑地愣了一下,然而都来不及让他愣,突然,他唰地一下就被一个张牙舞爪的披风给蒙住了。

???

Martino确定Niccolo那颗漂亮脑袋里有水等待处理。

“别怕,我罩着你呢。”

“别闹了混蛋。”

Martino试着挣了一下,紧接着Niccolo揽在他肩膀上的胳膊压着他的后颈向下按了按,他堪堪被整只藏在吸血鬼的披风里。他在一片黑暗里很难看清什么,或者眼前的部位是Niccolo的哪里。他动得很精准,虽然在小小的挣扎,但不会碰到Niccolo的身体。但超级特工Martino先生也会Mar有失蹄。他的鼻尖儿轻轻地蹭到了Niccolo的侧腰,湿热的粘着白衬衫的皮肤立刻给出反馈,Niccolo几不可见地抖了一下,发出了一点声音,类似“嘿”或者仅仅是一个鼻音。但这足以让Martino的脑子烧短路了,甚至都不需要也进点水。他觉得他脑子里面现在全都是按瘪了的尖叫鸡,而理智的声音清晰明了。

“快,就现在,再戳一下!”

去你妈的,你根本不是理智。

Martino翻了个白眼,又挣了一下,Niccolo没再镇压他,他从披风里露头出来,抬眼就看到Niccolo抿嘴对着他坏笑,表情可爱。

他在心猿意马的时候发现那些声音更近了,是语言,但并不能听懂,他从Niccolo的披风里钻出来后就看见两个年轻人正一脸惊恐地盯着他们看。

要么,就是他们俩的垃圾万圣节妆面真的吓人,要么……这两位…该不会…恐同吧…?

Martino皱起眉。

Niccolo握住他的手。

·

Isak小跑两步跟上,轻轻跳起来勾住Even的后颈,落地同时把Even上半身压低下来。他笑着,因为剧烈运动而气喘吁吁,“太差劲了,Even,太差劲了,甚至都没进去就被发现了。”

“相信我,因为之前已经有其他人溜进去过了。”Even熟门熟路地凑头向Isak的颈窝蹭过去,伸出手在对方腰边轻轻挠过,Isak像触发的捕兽夹一样弹开,被迫放开Even,接着警惕地举起双手准备反击。

“你敢不敢有一次不被赶出来。”Isak决定不按游戏规则出击,他那样要好久才能抓到Even。于是他直接抓住了Even的手,后者明显一愣,马上反握住并一把将人拉向自己。

“我觉得就是下次。”Even笃定地陈述着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下次我们先去买票。”Even笃定地安排了周末的日程。

“地球呼叫混蛋星,接Even回母星吧。他想家了。”Isak平静地抬头望向天空。举起左手摆出电话的手势放在耳边。

“你不要我了。”Isak眼疾手快地捂住Even的眼睛,他不能承受更多这种攻击,他还只是个孩子。

“要。”于是他又举起右手摆出相同的姿势,表情是Isak自己也察觉不到的眉眼温柔。“混蛋星总部收到。”

“所以这样,总部,再呆两天我们就回奥斯陆,我现在就觉得我们的小黄花已经死了。”Even轻笑出声,把眼前的手拿下来,然后握在手里,仍然是有些委屈的甜蜜神情。

“不会的,我拜托过Sana给它们浇水啊。”

“我觉得Sana是拿它们泡水。(喝)”

“……。”

“地球呼叫混蛋星,快接Sana回家。”

“不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混蛋星没有七十二处女,Sana不会走的。”

“…”

“……你他妈没事儿吧哈哈哈哈”虽然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开玩笑,但在场的两个最大的混蛋都没忍住笑出来。老天,这事Sana知道了会杀了他们的,绝对的。

“有些过了,请问你是什么型号的混蛋。”Isak戳中Even的鼻尖儿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Sana。”Even笑着抬抬下巴用鼻尖儿顶起那根手指,然后安静地低了低头。

“你感觉还好吗?亲爱的。”

“什么?当然,嗯…等等,那是什么。”正拐角,Even向前一望便停下了脚步,他的背挡在Isak身前,严严实实,一点也不像是想给Isak看的样子,还没有反应过来的Isak眯起眼睛,侧了侧头,顺着Even的视线望过去。

WT…

这是什么意大利都市传说吗?????

那画面冲击性实在太强,不远处的生物站在路灯下,漆黑的立领屹立在脸颊两侧,整体看上去像是马体人身,(因为Martino被Niccolo压得弯着腰藏在斗篷里,所以看起来像是人马兽这种构造。)身后苍白的尾巴笔直垂到地上。(只是Niccolo披风开口的地方露出了一条缝,Martino的白袍子露出来。)身后却长着张开的机械翅膀,齿轮不停旋转着。(他们身后的自行车刚刚倒在地上了。Nico也是回过头去看,站位才像是Martino在他身后。)由于某种原因它的身体的一部分开始扭曲并痉挛,像是骨骼要冲破皮肤,或者寄生物破茧而出。(Martino先生在挣扎。)这时候作为人的上半身居然因为察觉到他们的存在而转过来了。转过来了????上半身转了360度直勾勾地看向他们,锐利地獠牙露出嘴外。(只是Nico自己转回来,Martino没有动所以看起来是这样。而牙,他实在没处放就又戴上了。)而且他,现在可以判断出是他了,居然还在笑???(Nico限定式开心)

台可怕辽。

Even捂住Isak的眼睛,拿出手机拍了张照。

直到Martino钻出来,Even才放下了报警的手机。

Isak第一个回过神来,零散的信息在他的小天才脑袋里边窜重组,他有些难以置信,太过难以置信,他给了Even一眼,Even马上确定了Isak确实在想什么大新闻,他看着Isak吸了一口气,看看眼前湿漉漉的两个人向他惊讶地宣布“刚刚就是他们溜进了游泳馆。”

他看见Niccolo紧握着Martino的手。

他们是恋人。

一颗小行星爆炸了。

Martino没听懂,他眯起眼睛,看向Niccolo求助,但他发现Niccolo马上就笑着和他们说了他也听不懂的语言。

什么?他到底会多少技能啊?

Even没听懂,他看了看Isak,动手比划起来。

Martino承认自己想多了。

作为在场唯一的正常人,Isak说了英语。

皆大欢喜。

让我们为Isak鼓掌。

Martino听见了很久以来第一句他听得懂的话。

“你们家窗帘什么颜色?”

“黄色。”

Isak听到Niccolo笑着说。

又爆了一颗。

End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8 )
TOP